搜索信息

搜索貼子

搜索新聞

搜索店鋪

搜索商品

搜索團購

搜索新聞
國際職教大會
當前位置:職教網 ☉ 國內新聞 ☉ 職教新聞 ☉ 119彩票

119彩票

2019-06-11 17:00    來源:網絡轉載    作者:未知    閱讀:151次    我要評論

分享到:更多分享
[導讀]從《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職教20條”)問世,到近期一系列配套方案出台,職業教育這盤大棋的落子之道日漸清晰。

日前,廣西理工職業技術學校建築工程施工專業學生在上實訓課。 

中国教育报记者 张学军 摄(资料圖片


從《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職教20條”)問世,到近期一系列配套方案出台,職業教育這盤大棋的落子之道日漸清晰。

然而,發展職業教育的主體責任在地方,真正能使職教這盤大棋每一步落實的是地方。爲區域經濟發展服務是職業教育的一項重要職能。記者注意到,從去年年底至今,已有多個省份相繼出台了職業教育領域的綱領性文件,爲本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謀劃施工藍圖,顯示出積極態勢。

各地發展職教的動力何在?如何有針對性地推動“職教20條”落實向前邁進一步?爲破解職教發展熱點難點問題提供了怎樣的解決方案?中國教育報記者對各地出台的相關政策進行了梳理。

推動職業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同頻共振

作爲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結合最緊密的教育類型,職業教育爲社會和企業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型人才,是地方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有力保障。梳理各地新政可以發現,職業教育被納入了更宏觀的戰略視野,賦予了助推地方産業轉型升級、服務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的定位和功能。

“過去五年,廣東省大力調整産業結構,2017年,現代服務業增加值占服務業比重達62.6%,先進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達53.2%。廣東産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和産業變革,需要進一步提升發展職業教育,推動職業教育‘擴容、提質、強服務’,提高職業院校服務産業發展能力,做到職業教育與産業發展同頻共振。”廣東省教育廳負責人表示。

今年2月,“職教20條”出台僅一周後,廣東出台了《廣東省職業教育“擴容、提質、強服務”三年行動計劃(2019—2021年)》。《行動計劃》以“擴容、提質、強服務”爲主線,提出四方面的十條政策措施,旨在提升人才培養質量,擴大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供給,增強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能力,爲廣東省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當好“兩個重要窗口”提供人才支撐和智力支持。

作爲東部沿海大省,山東目前正在加快推進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全力推進我國第一個以新舊動能轉換爲主題的綜合試驗區建設。

山東今年年初出台《關于深化産教融合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實施意見》。意見將強化規劃引導,構建教育和産業深度融合發展格局置于開篇,要求結合全省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對外開放新高地、鄉村振興、海洋強省等重大戰略,將産教融合發展納入全省經濟社會發展規劃以及區域布局、城鄉布局、産業布局和重大生産力布局規劃,同步推進産教融合發展政策制定、要素支持和重大項目建設。

“新舊動能轉換的堵點和痛點之一就是高素質實用型技能人才缺乏。産教融合充分體現了新舊動能轉換‘跨界融合化’的要求,在解決産業發展需求與教育供給之間不匹配問題上發揮著關鍵性作用,有利于對接新技術、新産業和新業態發展對人才供給的需求。”據山東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潘好亮介紹,山東建立了教育服務新舊動能轉換的協同機制,推動學科專業與“十強”産業精准對接,支持省內高校、職業院校與“十強”産業骨幹企業深度合作,打造一批創新綜合體,促進政産學研金服用融合創新。

如何對接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同樣是各地新政重點著墨之處。今年2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印發的《河北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實施方案》提出,緊密對接京津冀協同發展、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等國家重大決策部署和本省經濟轉型、産業升級需要,優先發展先進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大數據和電子信息等一批新興專業,改造升級鋼鐵冶金、化工醫藥、建築工程等一批傳統優勢專業,撤並一批面向低端産業、就業率低的專業。

“未來一個時期,雄安新區建設將需要大批高素質的建築類、現代服務類等技術技能人才。我們將著力調整優化雄安新區周邊職業院校布局和專業結構,加大相關專業人才培養培訓力度,爲雄安新區建設發展提供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支撐。”河北省教育廳職成教處副調研員史帆說。

史帆舉例說,在建築類人才支撐方面,將支持建築企業、職業院校、行業社團以及具備資質的社會培訓組織實施培訓,要求各市至少建立一家工種齊全、收費低廉、服務優質、開放共享的建築工人實訓和技能鑒定基地,大規模培養符合雄安標准、雄安質量要求的建築類職業人才。

化解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兩張皮”問題

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兩張皮”問題,長期困擾著職業教育的發展。

“‘職教20條’首次明確職業教育是一種教育類型,跨界與融合時期最顯著的特征。”江蘇省教育廳職教處處長劉克勇認爲,職業院校必須沖出圍牆辦學,在與企業雙主體育人中,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

在專業建設上,多個省份均明確提出建立專業動態調整機制。江西出台的《深化産教融合實施方案》明確産教融合要建立按需培養導向,強化就業市場對人才供給結構的有效調節,把市場供求比例、就業質量作爲學校設置調整學科專業、確定培養規模的重要依據。引導學校對設置雷同、就業連續不達標專業,及時調減或停止招生。湖南省出台的《關于加強新時代高等職業教育人才培養工作的若幹意見》提出,要建立行業信息收集、分析、發布和響應機制,加強專業布局現狀和學生就業情況調查分析,健全學校招生、就業與專業設置聯動機制。完善專業設置制度與流程,制定專業設置基本條件標准,建立健全專業預警和退出機制。

“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兩張皮’,不但難以獲得企業支持,而且還會造成專業人才培養的結構性過剩。只有産教融合的專業,才可將校企合作落到實處,校企合作才不會停留在簡單的就業合作上,才能進入到育人全過程的深度合作中。”上海新聞出版職業技術學校黨委書記黃彬表示。

如何促進校企雙元育人?“引企入教”成爲多地新政的關鍵詞。山東提出深入推進“引企入教”改革。職業學校新設專業原則上應有相關行業企業參與,充分發揮學校聘任的産業教授在學科建設、人才培養方案、教材開發、教學改革等方面的作用,推行面向企業真實生産環境的任務式培養模式。鼓勵名師帶高徒,全面推行企業新型學徒制和現代學徒制,根據不同職業(工種)的培訓成本按規定給予培訓補貼。

福建關于深化産教融合十五條措施提出,深化高等職業教育“二元制”技術技能人才培養模式改革,形成學校和企業聯合招生、聯合培養、協同育人的長效機制。支持校企共建兼具教學、生産和研發功能的公共實訓基地,推行面向企業真實生産環境的任務式培養模式。校企雙方共同制定人才培養方案,實踐性教學課時不少于總課時的50%。

推動校企協同育人離不開一支高素質的雙師型教師隊伍。受現行收入分配制度、編制管理、職稱評定等因素制約,職業院校如何吸引、留住高層次人才、專業領軍人才提上重要議事日程。爲培育、吸引、留住、用好職業院校高層次人才,河北啓動實施“燕趙大師、燕趙名匠”建設計劃,遴選認定一批“燕趙大師、燕趙名匠”,按規定探索實行年薪制、協議工資和項目工資等靈活多樣的分配形式和分配辦法,所需資金不納入績效工資總量管理。

廣東實施職業院校教師能力提升計劃,內容包括建立健全職業院校教師編制動態管理機制,推廣以周轉編制自主聘任兼職教師辦法,鼓勵職業院校設立産業教師(導師)等流動崗位,依法依規自主聘請兼職教師和確定兼職報酬,推動企業工程技術人員、高技能人才和職業院校教師雙向流動。

江西則進一步完善收益分配機制,高等學校、職業學校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中獲得的淨收入、股份或出資比例可提取60%至95%獎勵給研究開發和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團隊,其中作出主要貢獻的人員獲得獎勵的份額不低于獎勵總額的50%。淨收入用于人員獎勵的支出部分,不納入績效工資,不納入單位工資總額基數。高等學校、職業學校教師和學生個人擁有知識産權的技術開發、産品設計等成果,可依法依規在企業作價入股。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与繼續教育研究所所长孙诚看来,各省份因地制宜,对构建产教融合育人模式做了精心规划。传统专业人才供给过剩,新兴专业人才供给不足,最终会造成结构性失业,带来毕业即失业的结局。产业结构升级迫切需要人才结构升级。走产教融合育人道路是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的必然选择。

破解校企合作“校熱企冷”現象

校企合作“校熱企冷”一直是困擾職業教育發展的“心病”。從實踐來看,政府、學校和企業在促進校企合作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但部分企業積極性不夠高、參與程度不夠深等問題還比較突出。校企合作中“剃頭挑子一頭熱”現象如何破解?在制度設計上,各省份進一步強化企業重要主體地位,通過多種手段調動企業積極性。

今年3月,江蘇省人大審議通過了《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條例以平等保護校企合作中各相關主體的合法權益爲主線,將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工作納入法治軌道,爲學校和企業雙主體協同培養技術技能人才提供了法律保障。

《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提出,企業、行業組織可以采取獨資、合資、合作等方式依法參與創辦學校。對企業創辦的學校,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予以支持。企業與學校合作,可以依法創辦混合所有制學校或者二級學院(系部),引進社會優質資本和人才,實行相對獨立的人員聘任與經費核算。

河北正在探索一條社會力量參與舉辦職業教育可複制、能推廣的辦學體制改革路子。作爲《河北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實施方案》的子方案,《職業院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辦學試點方案》提出要按照試點先行、積累經驗、穩步推進的原則,引入市場機制,在全省遴選一批有改革意願、具備條件的公辦職業院校,與社會力量共同以資金、土地、設施、裝備、人才、知識、技術、管理等有形資産和無形資産爲辦學投資要素,構建和形成産權清晰的運營管理體制,合作開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職業院校或二級學院試點。《職業院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辦學試點方案》特別圍繞辦學權益、清産核資、治理模式、收益分配和人事管理等關鍵環節提出了具體可操作的五項工作要求。

在政策支持上,對參與産教融合的企業,各省份均給予了土地、稅收、財政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如福建省明確對企業通過公益性社會組織或縣級以上政府及其組成部門和直屬機構,用于公益性教育事業的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准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超過年度利潤總額12%的部分,准予結轉以後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

廣東對開展學徒制培養的企業,根據不同職業(工種)的培訓成本,可按規定給予每生每年4000—6000元的培訓補貼。逐步建立學生實習補助制度,各地可設立專項資金,對考核認定符合實習規範要求的企業,按照實習學生每人每月200—400元的標准予以補助。

值得一提的是,山東不斷完善財稅激勵機制,梳理明確校企合作9項稅收優惠政策;建立學生實習責任保險制度,將學生實習實訓補貼和投保經費統一納入公用經費補助範圍;將高校校企合作項目收費標准浮動幅度由不超過20%提高到30%;推動建立企業接收學生實習實訓成本補償機制,將規模以上企業接收學生實習實訓和開展職業教育情況納入企業社會責任報告,規模以上企業按職工總數的2%安排實習崗位接納職業院校學生實習。

“真正的校企合作一定基于共贏,能否幫助企業發展和爲企業帶來價值,是職業院校進行校企融合的關鍵所在。解決‘校熱企冷’問題需要政府、企業、行業、學校共同努力。”孫誠認爲,各省份出台的優惠政策能極大調動企業參與人才培養的積極性。隨著政府積極鼓勵企業參與校企合作育人政策的出台或落實,必將加快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使人才供需雙方相互脫節狀況得到緩解。

打造暢通的技術技能人才成長通道

近年來,不少職業院校尤其是中職學校都面臨著招生難的尴尬。

“要從根本上扭轉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強的局面,讓學生和家長消除顧慮、看到希望,必須發揮‘高考指揮棒’的重要作用。讓學生‘進得來、留得住、學得好、有奔頭’,才能吸納和培養更多優秀人才。”全國政協委員、中華職業教育社副理事長蘇華說。

“職教20條”明確提出了要“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考試招生辦法”。梳理各地新政可以發現,多地結合地方實際對招生考試制度進行了細化。

在健全“文化素質+職業技能”招生考試制度的同時,廣東省改革高職院校面向中職學校畢業生自主招生方式,符合條件的國家重點中職學校、省級以上示範性中職學校優秀畢業生,經學校擇優推薦、高職院校考核,可實施注冊入學。完善初中畢業生報考高職院校中高職貫通(含三二分段、五年一貫制)招生考試方式,探索高職(專科)、本科與專業學位研究生銜接招生培養模式改革。此外,廣東提出明確目標,到2021年,本科高校招收高職院校畢業生人數比2018年翻一番,中職學校畢業生升讀高職院校的比例達到30%以上。

今年3月,修訂後正式施行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則爲各級職業教育相互銜接和貫通提供了重要制度保障。修訂後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明確要求:上海職業教育體系在層次上要包括應用型本科和專業學位研究生,並且要形成貫通培養制度。修訂後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要求逐步提高高等職業學校招收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應用型本科院校招收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和專科層次高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比例和規模。

“深化職業教育綜合改革的根本出發點,不應是簡單地爲中職教育和中職學生打破學曆天花板,更重要的是增強職業教育作爲一種類型教育的整體競爭力。應該對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過程進行系統化、一體化設計,根據教育教學規律和需要配置要素和資源,探索體制機制創新,通過校企合作、産教融合打造職業教育高地。”上海第二工業大學校長俞濤說。

據了解,江蘇已經基本形成了以“對口單招”、五年制高職、中高職銜接“3+3”和中職本科銜接“3+4”爲主體的現代職教體系架構。目前,江蘇中職學生升入高一級學校人數的比例達到40%左右,成爲該省高等教育普及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拓寬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融通渠道方面,修訂後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明確中等職業學校教育與普通高中教育可以實行學習成果互認和課程融通。河北鼓勵中等職業學校聯合中小學開展勞動和職業啓蒙教育,將動手實踐內容納入中小學相關課程和學生綜合素質評價。福建省明確提出將工匠精神培育融入素質教育,鼓勵有條件的普通中學開設職業類選修課程,鼓勵有條件的職業院校、高校實訓基地向普通中學開放。

“近年來爲暢通技術技能人才成長通道,各省份不斷加大中職升入高職、高職升入應用型本科的學生比例,同時有的省份積極探索應用型本科與專業碩士的銜接,以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爲特征的職業教育體系日益完善。廣東、上海、江蘇三省份從招生考試方式及比例上改革力度都很強勁,將對扭轉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強的局面産生重大影響,同時推動職業院校加快內涵建設的改革步伐。”孫誠說。


内容來源:中国教育报

發表評論:

本站客服
回到頂部